可以叫我十七;
傘修、喻黃、韓張、周翔、杜柔。
然而lofter上只會有傘修 (*´I`*)
謝謝每個看文的你與妳。

阡陌-下

※ 十分歪膩 (o´罒`o)

※  砲友設定,廣告行銷蘇 x 工程師葉

※ 未完,下一篇結束(吧)


(中篇)


會場上交錯觥籌,伴隨場內的聲光效果十分熱鬧。

今天是公司的60周年慶,高層大手筆舉辦慰勞員工的晚宴,除了砸大錢包下五星級餐廳外,重頭戲的抽獎金額也絲毫不手軟。

 

「沐秋H市的夜景好美喔,你看我家在那邊!」同桌的女孩子酒酣耳熱,她將位置上的蘇沐秋拉到窗前,向下俯瞰的夜景十分浪漫,是個不錯的搭訕時機。

「那離公司挺近的。」蘇沐秋笑著回應,巧妙的在兩人間拉出禮貌的距離避開曖昧。

 

在下班時間和同事交流這檔事,蘇沐秋不排斥卻也不怎麼喜歡,會出席的原因純粹因為主管相逼不然就是有抽獎活動,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搭話的女孩和他同桌不同部門,是活動公司特意將男生為主的和女生偏多的部門打混,美其名是各部門交流互動,實質男女聯誼增產報國。

 

「沐秋你是行銷部的對吧,感覺很忙呢。」女孩子向前湊近,兩頰紅潤十分可愛。

「哪裡,研發部比較忙。」蘇沐秋看著女孩替自己倒了杯酒。

 

好想回家。

他撇了眼手錶,在心中嘆口氣。距離抽獎時間還剩一個小時,意味著他必須再待上一陣子。談話繼續,蘇沐秋保持禮貌始終面帶微笑,但心思已經繞了個彎,眼睛老趁對方不注意時左右環顧,似乎在找尋誰的身影。

 

那傢伙的個性估計不會來了。

在知道葉修的身份後公司舉辦過一兩次類似聚會,不過對方沒一次出席。對此蘇沐秋不意外,只不過還是會反射性地在人群中尋找。他看向前方,放眼望去只看到一群陌生臉孔。

 

「啊、我們加個qq吧!」女孩拿出粉橘色的手機,上頭掛了串凱蒂貓的絨毛吊飾,儘管蘇沐秋的態度明顯,對方依然鍥而不捨,碰了軟釘子照舊不屈不撓。

 

還來不及回應,蘇沐秋的手機適時捎來一封訊息。

「對不起,我回下訊息。」蘇沐秋表情誠懇,心中卻鬆了口氣。

 

『一葉之秋:看來蘇組長異性緣真的很不錯。』

『秋木蘇:在哪?』

『一葉之秋:你猜?』

 

蘇沐秋低頭忙著回訊息,女孩被晾在一旁伸長脖子想偷看,無奈因為角度不對什麼都沒看到。她眨了眨眼將視線轉到對方側臉,卻在看見對方的表情後,漾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失去光采。

 

「女朋友?」等蘇沐秋再抬起頭時,女孩悶悶地試探。

「不算。」蘇沐秋笑了笑,不再繼續回應,他將手中的酒杯放下,離開窗邊走回座位。

「不好意思朋友找,我先走了,」揮了揮手,蘇沐秋駕輕就熟地忽略對方臉上的失望神情,「很高興認識妳。」

 

走出宴會廳,喧鬧的氣氛瞬間像被關上音響般戛然而止,細微的煩躁感平息不少,他在心中讚嘆了包間的隔音海綿後走進廁所,一進門就看到葉修站在裡面。

 

「葉經理這麼難得?」

「因為聽說獎品不賴,想說來試試手氣。」葉修倚在供賓客休息的高級座椅上,他的臉上染了一層淺淺的粉色,吐出的話語帶有薄薄的酒香。

「你喝醉了。」蘇沐秋說。

「所以我才不喜歡這種場合,」葉修走向前,不知道是否故意,一個踉蹌整個人跌在蘇沐秋身上,「那個臭老魏……嗝!」

「喂、不能喝就別逞,」蘇沐秋拍了拍趴在自己身上的一灘爛泥,「別吐在我身上!」

「你來是為了獎品吧,距離抽獎還有一個小時,嗯?」葉修把下巴抵在蘇沐秋的鎖骨上,瞇著眼睛抬頭看向蘇沐秋。

「……這裡是公共廁所。」眼前這個人實在醉得離譜,面對露骨的邀約,蘇沐秋甚至懷疑對方下一句要說把自己當成最大獎送給他之類的垃圾情話。

「好。」事與願違,葉修只是在蘇沐秋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好什麼!?好你個葉修。

蘇沐秋抱著身體因為酒精而體溫略高的葉修,後者軟綿綿的時不時在自己身上蹭,面臨to eat or not to eat 堪比囚犯困境還兩難的局面,雖然不介意在公共場合就地操幹,不過蘇沐秋決定不趁人之危,悖離慾望地將葉修扶貴賓椅上。

 

「水,沐秋。」葉修伸出手,在空中晃啊晃,右腳的膝蓋很剛好地抵在蘇沐秋跨下。

「……我送你回去。」

「水。」

 

從沒看過如此胡鬧的葉修,蘇沐秋心情複雜,他耐著性子坐到對方旁邊,後者像是蜜蜂趨蜜般黏了上來,和以往悠然灑脫的模樣大相逕庭。

 

蘇沐秋深吸一口氣,從葉修胸前的口袋拿出手機。

 

「魏主任嗎?不、我不是葉修。」沒有密碼鎖,他在寥寥無幾的通訊欄中看到自己的名字。

「你是誰?老葉呢?叫他別尿遁,給我回來我們再喝。」看來罪魁禍首在此。

「我是行銷部的蘇沐秋,葉經理喝醉在我這,我打算先送他回家,請問他的隨身物品在哪桌?我過去拿。」

「哦,」對方的聲音因為吵雜聲難以辨認,「那傢伙的東西我帶走吧,鑰匙他隨身攜帶,你直接送他回去就好。」

「謝謝。」蘇沐秋掛上電話。

 

「葉修?」轉頭見原本還在胡鬧的人已經開始打盹,他快速走回宴會廳將自己的物品攜帶後回到廁所。

 

「起床了。」蘇沐秋輕輕拍葉修的臉頰,將方才拿的杯水湊到對方嘴前。

「謝謝。」葉修聲音有些低啞,湊過頭咬住杯緣,一口一口慢慢將水飲盡,上嘴唇因沾水而濕潤。

 

 

「走,我們回家。」蘇沐秋別過頭刻意不看對方的臉。

「好,」葉修重心不穩地站起,頭又像磁鐵般湊近蘇沐秋,「我們回家。」

「真是……」

 

他發誓,等葉修清醒後定要連沒抽到獎的仇連帶討回來。

身體壓上一個成人的重量,蘇沐秋費了好大勁才走到門口,好在飯店排班的計程車招手就有,他開門護住葉修的頭把他丟進車內。

 

「地址。」蘇沐秋用指腹搓了搓對方的眉心。

「哦。」好在酒醉的人還記得自家住處,乖乖報上地址後就沒了聲響。

 

車內十分安靜,只有音響流瀉出來的提琴奏樂,蘇沐秋解開脖子上的領帶,轉過頭看向葉修。對方的出現熨平他在宴會上交際的煩躁感,只剩下生理上的些微疲累,他伸出手捏住葉修的鼻子,後者皺起眉頭表情逗趣。

夜深的馬路空曠無人,整趟車程通行無阻,蘇沐秋感受對方的重量壓在自己肩膀,兩人的側臉不時被外頭的暖黃路燈和斑駁霓虹映地忽明忽暗。

 

他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電影裡愛得難分難捨最終還是走向分別的情侶。

似是隔日,其實早過了半個月。半個月前和研發一部合作的案子告一段落,兩人又回到沒事就不見面的狀態,雖然他們的關係最近從砲友晉升到朋友層級,逐漸開始在生活瑣事上閒話家常,兩人加了qq,蘇沐秋有時會打電話約葉修吃午飯,而葉修偶爾也會在下班後開車接送錯過末班車的蘇沐秋回家。

 

但,僅此於此。

蘇沐秋和葉修還是任憑這個不冷不淡的距離橫在彼此間,誰也不曾越過界。

 

「鑰匙。」就如同現在,蘇沐秋望著陌生的公寓大門,儘管兩人在某方面已經熟稔無比,但對於彼此的故事仍寥寥無幾。

「褲子。」葉修扭了扭腰示意,十分霸道。

「……」算了,和酒醉的人爭吵無疑是對牛彈琴。

 

他將葉修擺到沙發上,很自然地環顧起周遭的樣貌,室內的東西並不整齊,但擺設不多所以沒顯得髒亂。屋子裡帶有白天的殘存的熱氣,蘇沐秋的襯衫涔出薄薄的汗,整個空間非常安靜,只有葉修的淺淺的鼻息和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

他沒料想過自己會在這樣的狀態下登門拜訪,或許更久以前他甚至不相信會和自己的炮友建立如此瓜葛。

 

……不對、只是送同事回家而已,想太多了,蘇沐秋自我吐槽。

 

「喂、要不要去洗澡?」蘇沐秋問,踢了踢沙發椅角「你的衣服放哪?」

「內褲在房間右邊第三個抽屜,」葉修的話語含在嘴邊,彷彿隨時會睡著,「我不要洗澡。」

「不行。」

 

剛才的話是在……撒嬌?

對方的話語竄進蘇沐秋腦中打散方才的心理狀態,一股新的情緒隨之取代。

他看了客廳一眼,確保對方不會從沙發上摔下來後走向葉修方才比的位置。蘇沐秋走進房間,開燈後逕自走向抽屜,他在空曠的衣櫃裡東翻西找,沒一會就撈出一件運動短褲和休閒上衣。

隨後,蘇沐秋拉開第三個抽屜,瞅著裡面擺放整齊、捲成球狀的內褲心情微妙。

 

蘇沐秋,冷靜!

他搖搖頭將裸著身體、還帶有水珠的葉修從腦海中驅逐,讓畫面硬生生卡裸體葉修將腳跟套進白色內褲的瞬間。他迅速從中抽了條內褲離開充滿葉修氣味的房間,內心的鼓譟如同方才晚宴上的粉色香檳,啵啵啵地在胸口作響。

 

「好久。」葉修的眼睛瞪著天花板,仰躺在沙發上嘟囔,一動也不動。

「……」蘇沐秋認賠,他將內褲塞到葉修手裡,把人從位置上撈起。

 

「沐秋。」葉修繼續喃喃自語。

「浴室在哪?」

「房間裡,」葉修的臉頰抵在蘇沐秋肩膀上,溫溫熱熱的,「我不要洗。」

 

儘管口頭上拒絕,他還是順著蘇沐秋的腳步被拖到浴室,後者扭開花灑試了試水溫在浴缸中注入溫水,小心翼翼扶著酒醉的人坐到浴缸邊。

 

「能不能自己洗?」蘇沐秋說,覺得自己像幼稚園老師。

「不能。」

「……那自己脫衣服總行了吧?」蘇沐秋無奈,「不准給我再說不洗!」

「哦。」

 

蘇沐秋抓過角落邊的小板凳坐下,看著對方慢條斯理將衣服扒掉。沒想到葉修脫個精光後,還沒等蘇沐秋起身,他的腳就往後一跨,一個撲通栽進浴缸。

 

水花濺了一臉,蘇沐秋再次認賠,他認份地抽出幾張紙將臉頰的水花抹散,「乖、別鬧,洗頭。」

 

經過一番折騰,葉修終於安安靜靜閉上眼睛,他將頭仰起靠在浴缸上,緊繃脖子勾勒出喉結的輪廓,蘇沐秋注意到鎖骨附近有幾處暗紅色吻痕。

 

那是他之前所留下的。

洗髮水的香氣散在鼻腔中,浴室逐漸產生熱氣讓視線變的朦朧,蘇沐秋被葉修的氣味包覆環繞。

 

「哪有人會讓朋友洗頭的……」微弱的聲音細不可聞地在空中飄盪。

「朋友?」只見葉修的眼睛微微張開,帶有酒意的眼神不同平時,洩漏出明顯的情緒。

 

兩個人都沒有越過界,不代表彼此沒有想越過界。

蘇沐秋知道葉修的心情,隨後不久也察覺到自己對葉修態度的不同。

 

「別睜眼,會沾到泡沫的。」

「好。」葉修的眼睛眨了眨,睜著眼直盯著天花板。

 

洗過澡後兩人走回房間,葉修走到衣櫃塞了套換洗衣服給蘇沐秋,沒多做解釋就窩進被子裡。蘇沐秋也沒拒絕,心想就留宿吧反正順其自然,他轉開花灑讓水流出,夏季的冷水總是不冷不熱,十分舒服。

 

蘇沐秋沖涼完將浴室的門打開,原以為房間會完全漆黑,卻沒想到葉修替自己留了盞燈。蘇沐秋走到床邊蹲下,饒有趣味地觀察起葉修,後者呼了口氣發出低聲呢喃,細碎的囈語聽不出任何含意。

 

蘇沐秋將燈關上,躡手躡腳地爬上床。

雖然雙人床的空間足夠,他還是擠到熟睡的葉修身旁,很自然地伸手從背後將對方摟住,蘇沐秋滿足地閉上眼,心想或許兩人的關係可以更進一步。

 

 

一夜好眠。

 

 

[TBC]


评论(2)
热度(70)

© 這個姿勢好⑥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