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十七;
傘修、喻黃、韓張、周翔、杜柔。
然而lofter上只會有傘修 (*´I`*)
謝謝每個看文的你與妳。

*搓搓傘修,一個短打。

*原作原作向



葉修依著指示前進,四周的彼岸花如烈焰般在三途川的河岸邊綻放。

因為剛來到陰間不久還未習慣,葉修整個人輕飄飄地頭重腳輕,也幸虧有貼心的告示牌指引才能走對方向。

還真是先進……


葉修撓了撓頭往上看著浮在上空一個又一個的透明玻璃球,原來不只是告示牌,連生前回憶都能做擴增實境的投影啊。

「唉唷好痛、哪個冒失鬼走路不看路。」葉修被透明球裡播映的回憶弄得分神,沒留意已經走出石子小徑,只見一個少年從花叢間冒出忽地直喊疼。


「……蘇、」葉修睜大眼,看著面前同樣有些手足無措的少年。

「等等別說、」那位姓蘇的少年匆匆忙忙立正站好,想了想不對又擺成了三七步裝成一副屌兒郎噹的模樣,「──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噗滋。

葉修毫不留情地大笑。


「喂、你太不給面子了!」少年終於按耐不住,衝上前指著對方的鼻子。

「練很久了?」葉修張開雙臂,等人自己投懷送抱。

「知道就捧個場嘛。」兩人相擁,少年的聲音抵在對方的肩窩處,悶悶的。


葉修感受到抱住自己的力道加大,腰際的手臂卻不住顫抖,他緩緩開口,沒有查覺到自己的聲音也同樣顫抖,「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蘇沐秋。」

「嗯。」久等好,等越久越好。 


久違的緊繃情緒很快被重逢的喜悅沖散,蘇沐秋迫不及待用前輩的身份向葉修介紹環境。


「它們是無敵回憶小燈泡。」

「呃、你起的名?」說完想起無敵最俊朗,覺得自己並沒有詢問的必要。


「太無聊啦,替閻王做點事,等著跟你一塊好投胎。」蘇沐秋得意洋洋地介紹,從製造起源到原料做法鉅細靡遺,先是用什麼靈魂外圍的光暈,用三途川的河水搭配鬼火熬煮七七四十九天......

「停!你當作它們是銀武嗎?」葉修無言,這傢伙可真一點沒變。

「嘿嘿、原理差不多的。」


蘇沐秋繼續解釋,他表示這些燈泡會顯示出經過鬼魂生前最重要的一些回憶。為了讓孟婆好作業也算不要給鬼魂想起前世的遺憾,通常都是放些不錯值得珍惜的故事。他說完便抬起頭仰望上空,兩人頭頂的燈泡一閃一爍,上面的畫面忽明忽滅,榮耀、秋木蘇、一葉之秋、沐雨橙風、嘉世、君莫笑、37連勝、蘇沐秋……


「看夠了?脖子不酸啊。」葉修漫不在乎地說,耳根子卻有些發紅。

「沒想到你那麼愛我。」蘇沐秋一邊說,一邊賊兮兮地在對方臉上吻了一口。然後,豪不猶豫地牽起葉修的手走上奈何橋。


上輩子的因緣終於走完,握緊的雙手只要不放來世或許就能再見。

和千千萬萬的平凡百姓一樣,葉修的掌心被孟婆塞了碗顏色詭異的湯藥,在喝下後恍惚前的那一秒,兩人不約而同回望三途川的岸邊──滿地的豔紅與燈泡的白光相互呼應,像是幾十年前兩個少年第一次披上嘉世隊服期待登上榮耀巔峰。


 


「一輩子有你,是真的,謝謝你。」


 





[FIN]

评论(1)
热度(68)

© 這個姿勢好⑥⑨ | Powered by LOFTER